我想大概是改不掉習慣手寫這件事了。
敲著鍵盤不知道為什麼腦袋就是很容易停擺、空白,但是握著筆寫啊寫的,就像會不停跑出什麼,一直一直寫下去。

 

昨天的吵雜和熱鬧,到了今天很快沉靜下來了。
對我來說一直維持著興奮和熱情的情緒似乎有些困難。
沒有不快樂,只是有些平淡、有些安靜。

 

 

昨天一口氣見了好多人,奇妙的是大家並沒有約好。
聊了一個多小時,聊大家的近況、八卦,聊大學生活,聊課業聊社團活動,雖然無關緊要,氣氛卻很愉悅。從前自己對記憶中高中生活的敵意也減輕不少。
能這麼愉快或許有部分也是有小魚的關係吧,畢竟我挺喜歡她的不是嗎。
說來也神奇,其實究竟聊了些什麼現在也想不起確切內容了(只記得大肆批評了別人的男朋友),但卻有點想念昨天的感覺。已經很久沒有這樣跟一群普通朋友聊著輕鬆隨意的事。
不過難得去了誠品卻一本書也沒看到,真是浪費了啊!

 

 

晚上的時候和琡評一起吃飯,吃了腥味很重的握壽司。
我猜我大概一生下來就有品味美食的能力了吧,異常地能夠分辨食物的好壞,於是只能勉強稱讚老闆娘人很好。
吃飯的時候聊了很多,大部分是在說琡評的男朋友,看來是個很不錯的人。
一如往常大部分是她在說,我在聽,而我總是擅於傾聽遠超過分享,不是嗎。
不過似乎得學會分享才能好好的交到朋友還有男朋友,可是到底該怎麼分享,又該分享些什麼呢?
這種時候就不免有點羨慕像琡評、侑侑那樣的女生,能隨性的分享生活、表達脆弱。我也並不是不想說,只是大部份時候我總是不知道能說些什麼。

 

 

如果說把過生活比喻成在寫小說,侑侑那樣的女生就像是用第一人稱在說故事。以「我」的立場出發,所以能輕易地說明自己的經驗和感受,主角的部分充實而強大。
而我和LEANNA就是用第三人稱的角度,公平的看待這個世界,公平訴說著大家的故事和遭遇,主角的故事卻常常不小心被埋在心底。
我們總是理解別人,卻沒有好好的讓別人同樣理解自己。這到底是怎麼樣的一個壞習慣啊。

 

 

 

然後昨天晚上因為心情太好,衝動之下就私訊了暘暘。不過人生大概就需要多一點這樣的衝動吧。
我喜歡跟他聊天,不知道為什麼就是會很開心,就像之前知道烤肉跟他一組的時候一樣,很開心。
每次聊天都能多瞭解他一點,但要怎麼樣才能讓他知道我是個怎麼樣的人呢?

我知道他現在在哪裡打工、要做多久。知道他要準備考研所,知道他姊姊念的是文藻。知道他酒量不好,喝一點啤酒就會滿臉通紅。知道他們家有養一隻狗,是長毛短腿臘腸狗。
他開玩笑的說大三要來拜訪高雄的聲色場所,我心裡想的是那我帶你去。他說他等著看我編的招新舞,所以我下定決心開始超級努力。他說今天不叫我飲料長,明天再叫,我想的是那你明天還會跟我聊天嗎。
我已經主動找他三次了呢,什麼時候他也會願意主動開口跟我聊天呢?

等到九月才能見面,還有好久好久喔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LEILA 的頭像
LEILA

【 蒼穹 】

LEIL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